中国工程机械标准化与“一带一路”

王金星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副秘书长


我国工程机械分为20大类,以团体标准、协会标准的形式已经确定下来了。事实上这是个发展的过程,中国工程机械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从几个修造厂的形式发展到这么大的行业,经过了很多历程。首先1949—1960年是打基础的阶段。1961年到—1978年是行业希望形成的阶段。第三个阶段是1979年—2005年是全国行业发展的阶段。2006年以后是工程机械国际化发展的一个阶段,跟今天的主题有非常大的关系。这是20大类的基本情况。


下面介绍行业发展的基本情况。工程机械行业2011年以前一直保持着较高增长速度,2011年以后,随着国民经济从高速发展向中高速发展的转变,工程机械行业连续五年进行深入调整阶段,国家目前提出“三去一降一补”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成为行业企业调整阶段的主基调,是我们国家工程机械行业发展的主题。


回顾工程机械行业“十二五”期间,前半期行业规模的高速扩张,后半期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我国工程机械行业营业收入基本稳定在5000亿元左右,利润总额和主要产品销售量在高速增长后逐年递减。2016年下半年以后行业出现了趋稳回升的态势。特别是2016年有几个重要的节点,3月份行业非道路工程机械国二排放转国三排放的转换期,促进了工程机械机器的销售,产品销售有个小高峰。从协会及各个分支机构了解的情况显示,从二季度开始,用户即施工单位感受到工程量的普遍增加,但是当时制造企业没有明显感觉。到下半年开始已经明显传到制造企业,二季度的时候传导的不是很明显,但是一季度末3月份又有一个小的环保问题引起了小高峰。所以从这个情况来讲,2016年的情况比较复杂。同时2016年也是我们“十三五”开局之年。在这个情况下,事实上到年底我们的形势就比较明朗了,到年底我们主要的产品,上面所列的产品当月就实现了增长,大部分实现的全年的增长。


到2016年12月份肯定是增长的情况,1—6月挖掘机、装载机包括汽车起重机还是下降的,下降幅度比较大。从这个情况来看,其他行业,除了叉车情况比较平稳以外,其他大家心里都没数,是不是已经恢复到增长的态势。但是从去年、全年的统计看来,1—12月份的统计情况看来,除了装载机有一个小幅的下滑以外,主要的产品都处于增长的态势。


就整个的“十二五”来看,工程机械有很多亮点,出口层面上我们基本稳定在接近200亿美元的出口水平,虽然有起伏,但幅度不是很大,并且在世界出口的比例比较稳定。2016您全年的出口额是169亿,这是10%左右的下跌,事实上在“十三五”期间有一定的下幅,这跟国际经济形势有很大关系。在这个程度上,2016年保持增长的水平是在出口下降10%的情况,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国内施工工程量的上升,也是工程机械装备需求量的上升。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2017年1—2月份的情况良好,摆脱了几年下滑和不稳定状态,也为全年打下一个良好开局。主要产品总计增长67.1%。大家可以看到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起重机、压路机等主要产品都是增长,主要产品增长是行业的百分之六十几。事实上,“十三五”规划项目已经落实,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是基础设施在工程机械行业的效果得以显现。众所周知,2014年下半年、2015年年初开始,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但一年半时间我们行业没有感受到,2016年下半年行业感受到。第二个是国际市场,从2016年情况来看处于疲软的状态,中国工程机械产品出口下降10%左右。第三个层面是中国工程机械产品销售大部分处于增长态势,即使有一些在下降,但降幅不明显。第四个是库存消化基本完成,但去杠杆工作还将继续。最后是总结,工程机械筑底平稳增长态势已经形成。




几年来,工程机械行业在困境中求得稳定发展,第一,顶住下行压力,努力保持平稳运行;第二,适应发展新常态,加快结构调整;第三,面向全球市场,不断加大国际化的深度和广度;第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推动行业走向中高端。

实施《中国制造2025》,推动工程机械行业走向中高端,建设工程机械强国已成为我们的基本共识,一批智能制造示范试点、一批强基工程专项的实施、一些关键共性技术取得积极进展、企业创新体系得到优化。“十三五”之后几年将是攻坚克难、稳步发展的几年,也是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打好基础的几年。


下面我们关注下工程机械标准化与“一带一路”,这有什么相关性?事实上我们在2015、2016年两年连续承担了国标委委托协会做的课题,就是中国装备走出去标准需求研究,分两个课题:“中国工程机械重点领域走出去标准需求研究”和“中国工程机械在“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家的标准需求研究”,这两个研究我们走访了12个企业,调研的十二家工程机械企业分别是山推、徐工集团、安徽合力、广西柳工、中联重科、三一重工、中国铁建重工、中铁工程装备、上海隧道工程制造分公司、杭叉集团、宁波如意、诺力机械。这十二家企业既是行业的领军企业,也是行业出口重要企业,在标准化工作方面成绩显著。



这是2005年出口的情况,2006年是中国工程机械国际化发展的开始。2005年进出口还是逆差,2006年以后是顺差,一直到现在。从这个情况来看,中国工程机械国际化发展的步伐非常大,但具体到标准化的工作现在可以看。



这是主要出口产品的国家,哪些产品出口到什么地方,我们根据海关的数据做了分析,出口到欧美日发达国家。国际上大品牌公司采购我们的配套件,我们从工程机械行业零部件企业提供一些配套也可以看出来。主要出口国家及地区,第一个是欧美日发达国家,出口到美国或者日本的在第一军团。其次是金砖五国的另外四个国家: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第三个是东南亚,10个东南亚国家,有7个上了两个亿美元以上。然后是中亚地区和中东地区。再一个层面是非洲地区。


宁波如意公司出口到墨西哥的手动托盘搬运车,国外用户在不了解产品质量性能的情况下,认为宁波如意公司2.5吨的手动托盘搬运车能够举升3吨的货物存在安全问题,进而对产品质量性能产生疑问并进行投诉,宁波如意公司针对用户提出的疑问和投诉通过《GB/T 26947-2011手动托盘搬运车》标准进行了解释,标准明确规定手动托盘搬运车要求能够起升额定载荷1.2倍的载荷,超载试验合格才能证明设备结构安全、可靠,但正常使用时应控制在额定载荷以下。通过解释完全解除了墨西哥用户的疑虑,墨西哥用户最终接受并肯定了我们的标准,这是我国工业车辆在国际上应用标准的成功典范。

当然我们不是鼓励超载使用,这是安全的要求,是我们国家产品的特点。


安徽合力出口到非洲阿尔及利亚,我提供了相关的检验报告,但对方要求必须海关提供符合什么样标准的证明,这是合肥市相应的检验部门提供英文版的证明,符合我们国家产品的标准。


目前工业车辆出口尼日利亚的产品,均须经尼日利亚国家标准局授权认证中心认证,取得SON证书。我国工程机械企业利用国内的安全标准、技术产品标准和工艺标准,赢得了尼日利亚用户的信赖,也谱写了中国工业车辆走出去的新篇章。以杭叉集团为例,根据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生产的叉车已连续多年获得尼日利亚国家标准局的认可,其中2013年10月和2015年7月分别获得了SON颁发的证书,通过对杭叉集团出口各种型号的内燃叉车、电动叉车进行认证,使叉车产品成功销往尼日利亚。


新加坡作为混凝土机械设备的高端市场之一,市场的影响力覆盖整个东南亚,业内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极大关注。而新加坡在长臂架泵车领域的标准却是一片空白。我国标准《GB/T26409-2011《流动式混凝土泵》创造了先例,不但得到新加坡的认同与采纳,而且填补了新加坡标准在此新领域的空白。例如2013年4月,中联重科一台代表着中国混凝土机械行业销往海外最长臂架泵车的64米泵车抵达某新加坡最大的泵送设备租赁公司。由于该产品也是新加坡进口的最长臂架泵车,所以先期新加坡用户对此产品的安全和技术性能表示疑虑,中联重科通过我国标准《GB/T26409-2011流动式混凝土泵》和《QC/T 718-2013混凝土泵车》进行了沟通和解释,并提供了我国第三方检验合格报告,最终取得了新加坡用户的信任。该台设备在抵达新加坡用户后的第二天便被安排到工地作业。由于能够满足在狭窄工地进行高楼泵送作业的需求,同时泵送稳定,令用户非常满意,对设备的现场表现大加赞赏。


我国企业通过向新加坡推广中国标准,提升了产品标准和品牌的影响力,同时也填补了新加坡标准在此新领域的空白,标志着中国工程机械装备在国际化的进程上又迈出了新的一步。


随着混凝土机械行业市场的快速发展,国内企业的综合实力增强。我国混凝土机械标准和产品均具有很大的国际影响力,《QC/T 718-2013混凝土泵车》和《JB/T 11859-2014建筑施工机械与设备湿拌砂浆搅拌站》标准在国际正常经贸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一些新开发的产品,企业标准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例如三一目前国产泵车已经大量出口到全球各地(含发达国家),并且搅拌砂浆泵作为三一开发的全新产品,已出口到拉美地区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14年三一与委内瑞拉对外贸易公司签订工程机械、车辆和配件重大销售合同,向委内瑞拉对外贸易公司销售总计1.78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14亿元)的产品,合同标的主要包括混凝土机械(混凝土泵车、砂浆泵、搅拌车、湿拌砂浆搅拌站)等产品。本次交易证明了中国企业积极拓展海外市场所取得的重要成果。


还有我们工程承包的一个大项目,比如山推、柳工、济南重器大项目有推土机、装载机、复卸车。这里面说的都是符合我们国家相关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当然这里面有一部分国家标准是由国际标准转换成国家标准的。


   2009年,上海隧道公司在依托工程总承包与总集成带动国产盾构机出口,借助公司承接的新加坡地铁C902工程项目,自主研制首台Φ6.64m复合土压平衡盾构机,进入新加坡市场,打破了自主设计制造的国产盾构机从未走出国门的局面。2011年,该盾构机顺利完成工程施工,得到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好评。同年年初,上海隧道公司与德国海瑞克、美国罗宾斯、Lovat等8家国外知名厂商同台竞技,共同参加新加坡陆路交通局Downtown Line 3项目公开招标,再次承接到新加坡地铁C926、C923A工程6台复合型土压平衡盾构机的订单。该公司为了项目的成功实施,通过重点研究欧盟标准和国内技术要求的不同之处,对复合型盾构机关键核心技术进行集中攻关,并在盾构人性化、安全、健康方面重点突破,达到欧盟标准要求。在某些关键部件如主轴承、液压马达、人行闸等高要求高标准部件,采用国外采购,或按欧盟标准设计制造。同时,在符合国际标准要求的前提下,力求以国内标准替代实施。如电气系统研发中采用部分等同IEC标准的GB标准对应表。


2014年中铁装备公司依托郑州市重点工程——中州大道下穿隧道工程,成功研制出10.12m×7.27m规格的世界最大断面矩形盾构,并以最快25天贯通一条隧道(105m)的速度完成了项目施工。下穿中州大道隧道工程建设引起了国外行业的高度关注,来自新加坡、以色列、阿联酋等国家市政公司领导纷纷前来现场参观和调研,对这种环保、经济、高效的新工法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并对将该工法引入其国内应用表现出了很强烈的兴趣。借此契机,中铁装备集团公司于2015年4月成功签署新加坡汤申线一台矩形盾构设备,用于汤申线T221标段地铁站人行过街隧道项目。

以上主要介绍的是中国正常贸易出口到相应国家,应用的标准主要是我们国家的国标和行标,包括企业标准,符合当地国的企业法律法规和要求。

下面是产能合作在“一带一路”取得的成果。工程机械在2000年的时候就开始布局了,比如徐工在巴西、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都建立了工厂。中联在印度、白俄罗斯建立了工厂。三一在巴西、印度这些地方也都建有工厂。柳工在巴西、印度、阿根廷建立工厂。山推还有一种模式是技术出口,出口到缅甸。这个例子代表了我国工程机械在国际化进程中特别是“一带一路”的一个产业布局,也是我们现在提到的产能合作层面。


工程机械标准化工作在“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家的状况,我们总结了几个方面,取得的成就是几个方面,

1)我国工程机械出口近200个国家,出口到大部分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只要获得我国的生产许可、出口许可或第三方的型式检验合格证书后,即产品符合我国的相关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就可以正常出口,表明“中国标准”是一个“通行证”。

2)出口到部分发展中国家(包括新兴经济体)需要取得标准认证,如尼日利亚通过SONCAP认证认可了中国标准,只要产品符合认证涵盖的中国国标、行标要求即可以进口,体现了中国标准对工程机械出口强有力的支撑,也提升了我国工程机械产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


  3)近几年一些发展中国家(包括新兴经济体)也开始提出认证要求,如海关联盟CU-TR认证、印度ARAI认证、南非SABS认证、伊朗进口检验,一般多采用国际标准或欧盟标准。因为我国工程机械国际标准转化率较高,土方机械转化率90%以上,建筑施工机械与设备、工业车辆在80%以上,因此,我国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对于取得相关认证并使工程机械产品走出去起到了技术支撑和质量保证的作用,所以我国今后应加强与这些国家的交流和标准互认。


4)出口到欧美发达国家需要取得相关认证,其中出口欧盟需要取得CE认证,CE认证涉及的标准为EN标准,一方面我国已转化大部分国际标准为国标,其与欧盟的EN标准基本一致,使得我国企业使用的基础标准和安全标准基本满足欧盟对工程机械产品的要求;另一方面针对排放和噪声等要求,欧盟标准明显高于我国标准要求,企业采取进口高端发动机以满足欧盟对排放和噪声的要求,因此我国工程机械能够满足欧盟要求并获得CE认证。事实上,我国标准已是工程机械产品出口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强力基础,为了中国标准走出去,同时提升在国际标准的话语权,今后还需要加强与欧美日等工程机械发达国家在标准方面的交流与合作。


下来谈谈标准需求的建议:

1)建议加强标准的推广和互认工作。对于一些在世界上领先或者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中国标准,我国的工程机械国际标准化委员会要促进这些标准在其他国家的推广使用,使我们的标准变成世界广泛认可的标准。对于出口的我国生产企业来说,由于世界各国的标准又不一致,无法对各国的政策法规全面了解,希望国家或行业协会在标准互认方面做更多努力,可以将各国的法规和标准了解清楚整理成册。

二、工程机械标准化与“一带一路”


2)建议标准语言要国际化。对出口比重和数量较多的产品,系统地逐步地把标准翻译成册,统一翻译成相应外文版本。对输入国的标准和法规进行收集、翻译,便于国内企业更好的出口和应对贸易的各种壁垒。


3)建议对安全标准进行深入研究。“中国制造”要走向海外,除了采用采标国际标准的国内标准,还需注重收集一些适用的国际要求,同时根据我们产品的特点进行国际标杆产品的安全设计分析,行业和企业内部需要深入开展对标研究,形成一些更加有针对性的企业标准等研究成果为己所用,不断的消除贸易壁垒。


二、工程机械标准化与“一带一路”

4)建议制订高于或等同于国外标准的国内标准。例如国外在隧道掘进机行业领域相对已经制定一些安全标准及相应的实施规范,如欧盟、英国以及日本JIS标准体系。目前,国产盾构机装备刚走出国门,就当前而言,势必要遵循出口国的标准体系要求。而国内盾构机行业,盾构机标准的制订尚处于起步阶段,一些基本标准尚属空白。从装备走出去以及行业自身发展的角度出发,在标准需求上建议在吸收国外标准及相关规范要求的基础上,结合国内现有相关标准,尽早制订高于或等同于国外盾构机方面的国内标准。

目前,国家推动的“一带一路”战略,将加快工程机械行业的国际化进程,通过加速我国标准外文版的翻译,可以推动我国与国外在标准交流的便利和提升公信力;通过加快我国标准与“一带一路”沿线相关国家在标准方面的互认,可以降低国际贸易的壁垒,降低企业相关成本,推动贸易的更加便利;通过加强我国标准化和认证工作的有效结合,可以推动我国标准的国际影响力;通过鼓励和支持企业、行业协会、标委会及科研院所等参与和主导国际标准制定,可以加快推广我国标准的国际化进程,推动唱响中国装备的国际品牌。

经过两期中国工程机械走出去和国际产能合作课题研究,中国工程机械产品在国际市场的影响正逐步扩大。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是产品出口,还是国际产能合作,中国标准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