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 中国工程机械从赶超到创新的拐点

杭州蓝力电动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龍小平



我叫龍小平,感谢主持人,感谢大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有一个宣传我一些观点的机会,非常感谢。

我从事工程机械的历史并不短,但是我在中国工程机械领域里确实是一个新兵,我个人的履历:在日立建机工作了23年,去年我辞掉日立建机的工作,自己办了一家公司,叫杭州蓝力电动科技有限公司。干什么?我在日立建机工作20多年,不是做现在的市场,而是做下一代市场的研究,到去年一直做电动,到去年发觉电动必须有人专门出来做,所以我把自己的使命定位电动的推广。以后会有各种机会跟大家见面,希望在各种场合推动这个话题,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话题。之所以辞掉工作是因为我不年轻了。

为什么做电动,而且把话题放这么大,放到中国工程机械从赶超到创新的拐点的角度?下面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

我的讲演有四个内容:一个是技术新潮中,工程机械何去何从;第二,中国市场的机遇;第三理性电动;第四,“机不动电动”,工程机械电动化的新思路。电动是一个很活跃的话题,但工程机械并没有那么活跃。最后是我们自己提出的一套新的电脑思路。


第一个,在技术新潮中,工程机械何去何从。我们知道在网上有很多新的话题,比如支付宝、信息爆炸、大数据等等,每天都有很多黑色技术、红色技术来冲击我们的微信群、微信圈,但跟我们的工程机械有多少关系?工程机械在这些话题中占了多少边?这是我们工程机械的位置,不能说没有占一点边,确实占了一点边,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有这样的结果?这么一个令人新的技术市场上,工程机械只占一个小边,为什么?首先看一下影响工程机械的和技术,我们可以把影响工程机械分为三个大方向。

一个叫动力技术,也就是发动机。另一个是基础技术,常说的液压、构造件。再一个是新兴技术。先说动力技术和基础技术。我比较熟悉的是挖掘机,挖掘机之所以成为今天的挖掘机是因为有发动机(当时叫内燃机),有了内燃机以后有了液压技术,发动机是一个扭矩、转速,然后把扭矩和转速转变成各种各样动力的是液压器,液压器是把各种动力变成其他各种各样的动力。所以挖掘机的核心技术就是怎么样转换发动机的动力。现在的挖掘机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成熟到什么程度?发动机液压器匹配非常好,如果没有其他外界因素,挖掘机不需要这些,改良改良就可以了。有人说质量不保证,这是某些个体问题,并不是整个挖掘机技术的问题,是个性问题,而不是行业问题。但实际上,现在发动机碰到一个问题,二次排放以前,发动机和液压系统、基础电力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但突然来了三次之规,发动机在后面发生变化,需要一个处理器,这时候液压技术要重新调整一遍,调整完以后跟新的发动机技术匹配。到了国三其实还行。到了国四不光是处理器,还要加尿素。往后还有发动机的问题。还有印度,印度有13亿人口还得用油,不能说中国人开完车以后说印度人别开了,这可能。所以到了国四有一个燃油没有的问题。发动机将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问题,发动机每一次遇到问题,我们液压系统都要重新组织一遍。我们在今后日子就是在伺候发动机,有些人说我想伺候发动机,也可以。但我想还有另外一条路,就是从动力的反方向走——电动,不跟着发动机走,而是反过来走一条路,这是另一条路线。


我们在看看,为什么说新潮技术跟挖掘机没什么太大关系?其实现在所谓的新潮技术够是信息化、智能化,都是因为这些带来的。这些技术有什么特点?其实是一个寄生虫,寄生型技术,寄生到你的身上,就发展很好。比如滴滴打车,他不给你提供车,而是把大家的资源利用起来,他是寄生在大家身上给你提供服务。这是新潮技术。挖掘机是一个自我完成很好的技术,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只要有点柴油进来,有一个挖手在上边一坐,什么都解决了,不需要什么帮助。所以在现有的挖掘机上,液压系统这么好、强度这么高,要你们干嘛,所以这些新技术进不了挖掘机,现代挖掘机跟新潮技术从本质上是抵触的。

但没有新潮技术,工程机械就不可能成长,最后还是要新技术接轨,怎么接轨?一个是柴油,一个是挖掘机机手。所以现在产生了两项工程机械:一个是信息化工程机械,一个是电动化工程机械。

今后可以选择的未来工程机械发展路线有这样几个:第一个是传统技术路线,基础技术把原来爱坏的东西修好,让它别坏了。然后是节能减排,之后是三次排放之规,之后减油减量。应用场合没有变化。这条技术路线的峰值到现在,也就是三次排放,技术峰值到顶了,四次排放以后,技术峰值就走下坡路。

我原来在日立建机的同事们做了第二条路线,他们已经完成了四次之规了,觉得没有什么发展,怎么办?就走信息化,日本信息化机械卖得比较好,开始多起来。这是一个高科技路线,高科技路线也是高价值路线。德国也经常会遇到这个话题:走一个高端市场,把挖掘机技术提升一个等级,提升完以后进行,其实最后大家都是一样的,工程机械肯定要“一带一路”,新兴市场,这是工程机械的使命,高技术成熟以后,最后变成低成本高技术的路线。这是所谓发达国家要走的技术路线。

我比较赞成的是第三条技术路线,就是从中国开始,先电动化后信息化,电动化经过中国市场以后,然后信息化,走一条低成本高技术的路线。工程机械的拐点应该从这里开始。

我说的拐点,为什么应该从中国开始?任何一个新技术发展需要有一个背景,只有背景变了,才会有新的变化,不会平白无故有技术的变更。我去日立建机时,正好是日立从一个国内企业变成国际企业的转折成。市面上80%关于挖掘机的技术都是从日本产生的,卡特彼勒研究中心就在日本,是日本厉害吗?不是,是70年代初到80年代的这段时间,日本这么小的国土,是全世界挖掘机总量的50%,曾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因为有了这样的市场,所以促生了挖掘机的转型。另外两个特点,当时日本有改造计划,工厂多、工地小,不能允许很多机械同时进入工地,所以日本有了挖掘机技术。后来一这些技术被欧洲人发现,觉得这个技术挺好、这个挖掘机挺好,就把日本的日立或者千道(音)弄到欧洲或者美国。是这么起来的。那中国市场有什么背景?中国电动是全世界普及最快而且也是包容度最大的市场,没有一个国家,日本也好、美国也好,特斯拉没有在中国炒得那么热乎,但在中国炒得很热乎,为什么?其实这是新兴市场碰到的环境压力比成熟市场还要高,比如印度现在要引入新的技能汽车,要五次排放以上的,按照中国的逻辑讲,印度这么落后,肯定是从二次开始,但不是,人家是从五次开始,中国的问题,他们关注的比我们更清楚更重视。另外是石油压力,比如日本市场,在日本到处可以看到加油站,但中国没有,印度也没有,这些国家根本没有炼油设施。再一个特点是中国为网购服务最好的国家。这种情况下我们看新技术怎么发展。


再看一个挖掘机。我们经常看挖掘机的成本,把挖掘机的五年成本算下来可以看到发动机、发动机的维护费是这些,这么多人干的是这么点事,五年油钱基本是一台半的挖掘机,我们这么多人就干这些事。但成熟市场比新兴市场稍微不一样,成熟市场使用率相对低,走智能操作为入口,从人的角度入口。但新兴市场高,环紧迫程度比较高,容易从燃油入口,而且燃油入口更好一点。如果改成电动的会怎么样?电力成本其实只有燃油的1/3,为什么?油是有限的,而且廉价开发,中东的油是廉价开发的,每桶油低于50美元的只有美国人和苏联人赚钱,其他都是亏本的。中国到70美元才是合理的,而且肯定会超,因为油价肯定会上涨的。电为什么便宜?任何一种能源都可以变成电,核能、风能都可以变成电,所以电最终涨不了价,而油肯定涨价。如果把发动机变成电动的,就有新技术可参与的空间,我们可以做腾笼换鸟。

这部分的结论是,中国最合理的选择是从现在开始电动化,这是合理的选择,是中国的使命,也是中国的宿命,因为中国将会感到石油的危机。


理性电动应该怎么看?电动最难的地方,从电力的本质性来讲,电是不容易移动的,移动越快的东西成本肯定越高,电的利益是油电差价,电的利益越大,油电差价的就越大。把左右的机械放在这个图中,横轴作为成本,单位机械用电量最多肯定是利益最高的,把所有机械放在圈子里会发觉:一般汽车最难电动化,它们的利益很低,是机动性最大,所以成本是高的。代步车是成本低、利益也低,所以在中国代步车非常普及。看这个图,会发现中国的电动市场非常合理,只有挖掘机不合理,挖掘机是利益最高、成本最低的机械,但却没有看到工地上有使用电动挖掘机,为什么?是现有电动方案的局限性。

可能很多人听到过电动挖掘机,电动挖掘机基本上有三种用在四种场合:一个是矿山,在矿山里拉一个大电缆,这个是在废机械处理厂了拉的大电缆,还有开发过电池型的挖掘机。日立把这两个特点结合起来,能够跑一段,能够用电缆,有电的时候用电缆,没电的时候用电池,基本上70%的燃油可以降低下来,节省80%的维护费。但没有看到这样的挖掘机在工程工地上工作,为什么?单纯说某句话没有用,我们可以对6个指标对方案进行全面的评价:安全性,用电安全。经济性,制造成本。操作性,和传统挖掘机可对比性。还有寿命、故障出现率、机动性,还有一个是发展性。投入新技术以后对这个方案有没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从这6方面进行综合评价,会发觉这三样图都是很偏移的东西。比如电缆型的挖掘机,它的机动性就很差了;电池型,跟机动性差不多,可经济性非常差,因为在挖掘机装这么多电池,工作三五个小时,那个电池非常昂贵,所以虽然各有所长,但很难作为一种可推广的普及型机器。

过程中我们发现了电的一个特点,为什么挖掘机难用?这在于电的三大盲点:一是空间盲点,二是时间盲点,三是技术盲点。电不是你在哪儿用,电是走线的,不是你哪儿想要就有。第二,这么大的设备并不是你什么想要,什么时候电就能,这是时间盲点。最后是技术盲点,电是一种虎,用电如用虎,可能会赶走狼又迎来了虎。如何把这三个盲点解决是挖掘机的关键。



现在的电动方案没有超出电动汽车方案和固定机床方案,我们都是在这两条技术路线上的延长线路上考虑挖掘机的技术方案。这两个技术方案其实都没有可能性,所以我们需要寻找一个新的技术路线。什么叫新的技术路线,并不是说我们需要做一个特别特别关键的技术,而是我们需要有一个能让新潮技术参入的技术,这就是我们的基本思路。当然不是把上面搞清楚之后才搞出三条路线,而是搞了技术路线以后觉得有效率的,所以我们提出“机不动电动”的思路。机不动电动是一种人性化的方案。石油是上帝造的,电是人造成的,要用好电,人只能用人的方式解决人造的问题。我不太喜欢特斯拉,因为特斯拉在用上帝的方式解决人的问题,而我们希望用人的方式解决人的问题。这是我们的区别。

什么意思?其实很简单,我们做了一个信息化的移动供电车,用服务解决盲点,我们没有好的电池,我们多跑两趟,用信息化保证供电的安全和安定,用供电车为挖掘机供电,以保障安全和安定,挤出石油的利益为技术腾出空间。

把发动机拿出去以后,挖掘机就变得很简单了。我们现在都已经实现了模块化改造,就是把发动机摘下来,跟发动机有关系的油箱扔掉,把电机放上去,把控制柜放上去,可以很快的变成电动挖掘机。之所以做得这么简单,是因为把很多有关电的麻烦问题甩给了供电车。

目前我们已经在工地上弄了很多,上午说2500小时,我们现在是2550小时,问题很多,发展也很多,看起来很不方便,这是车的使用形态,后面拖一个小辫子,一个车,大家看起来很麻烦。实际上现场能走,你说不能走,现场工人照样能走;你说不能转360度,现场的人其实可以转360度。所以真正的技术创新不是我们,而是在现场的工程师和挖掘机手,他们才是最大的创新动力,他们会把看似不便的挖掘机越用越好用。

经济效益。经济效益跟国二标准的发动机相比,我们没有太大优势。但跟国三标准相比较,因为电力成本是燃油成本的1/3,虽然初期成本,供电车会提高一点成本,国三到1.5—2年之内可以回收回来,国四更厉害,一年以内就可以把成本全部回收回来。

再看方案的综合评价。经济性比原来纯电缆发动机快一点,比一般挖掘机差一点,但总的来讲是接近平衡的一种方向、一个评价方案,看似不太方便,但技术可行、经济可靠。我就讲到这儿。

下一代工程机械肯定需要新兴技术的助力,工程机械挖掘机不能总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新技术进来,需要腾出空间,去旧迎新,所以我说转型必然从中国开始,这不仅是中国的使命,也是中国的宿命。


龙小平敬请期待!

分享到: